Ya!等等是最後一节课了,咦…等等…下一节是无聊的国文课?唉…明明这麽好睡,但有那鸡掰的国文老师,谁还敢睡? 说到国文老师,她叫陈晓蓉,其实长得还满正的,那对大奶子少说也有C cup,虽然她没过说她的年龄,但我觉得大概25岁左右吧!平时都穿得很保守,戴着一副眼睛,做起事来一板一眼的,上课看到她站着的时候膝盖都会一蹲一蹲的,看起来就一副欠干的样子,每次都害的我直想把她的衣服扒光狠狠的干她。 今天她穿了一双高跟鞋,屁股翘的很,我决定了,就是今天,我要上她! 「林洛文!你在干什麽?我在上课你也敢不认真听?!」陈晓蓉突然对着我破口大骂。 「要不是你他妈上课太无聊我哪会睡觉?!」我想到她迟早会臣服在我的胯下之下,突然火气一来就呛了回去。 「好,不错,待会跟我到学务处去!」她狠狠瞪了我一眼。 「好呀,不 见…不 散!」我冷笑了一下。 很快的就放学了,我跟着她到了学务处,一进到学务处,我就深深领悟到“天助我也”这句话,学务处里一个老师也没有!看来…可以来个就地正法了…嘿嘿… 「林洛文!你还愣在那边干什麽?还不快给我过来!」陈晓蓉坐在椅子上,看到我用猥亵的眼神盯着她,忍不住又破口大骂。 嘿嘿…没关系…我们可以慢慢来!嗯…要怎麽玩她呢?我想想…… 我先是走去门口把门关起来并反锁,再把所有的窗户锁上、窗帘拉起来。 「林洛文!你别想要给我耍小手段了!」 「老师…我只不过是觉得冷所以才把门窗都关上的啊…」我装无辜的说。 「少再装了,过来!」她恼羞成怒的说。 我突然绕到她的後面,趁她还没转过头就伸手抓住她奶子,干,触感真好! 「林洛文!你在干什麽!」 我赏了她一巴掌,喝道:「臭婊子!老子看你不爽很久了!」我突然从口袋拿出了一把刀子,怒斥:「给我安份一点!不然老子就让你毁容!」 她的表情从愤怒转变成畏惧,但却又不能抛掉身为老师的尊严,「你、你想干什麽?冷静一点,有话好好说。」 「喔?好好说?你当着全班面前骂我的时候怎麽没有想到要好好说?」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,解开她的内衣,抓住她的奶子,大力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头。 她震了一下,试着要把我的手推开,有点颤抖的说:「啊…不、不行…林洛文…你放手!」 「喔?你就这麽想毁容就对了?」我的左手从她衣服里伸出来,拿着刀子在她眼前晃了晃。 「不…」她的声音透漏了她的畏惧。 我把她的胸罩从衣服里抽出来,将她转过来并脱掉她的衣服,一对大奶子就这样弹了出来,哇…真美!她的皮肤很白,乳头已经翘的老高了。不过她意外的没反抗,或许是因为怕我真的拿刀子从她脸上划过去吧! 我毫不留情的对她的奶子又捏又揉的,她一直「嗯…嗯…啊…」的低声呻吟着,似乎想叫出来却又抛不下面子。 我把手伸进去她的紧身裤里一摸,哇…她的淫水也太多了吧!我把手抽出来,淫水还滴到地上,「臭婊子,连被学生摸奶子都有感觉,太淫荡了!」我嘿嘿的淫笑着,把手塞进她的嘴里,「怎麽样?自己淫水的味道好吗?贱货!」 「唔…」她边哭边摇着头,但淫水却越流越多。 我把她的裤子跟内裤一起脱下来,她立刻把双腿夹起来。 我强行把她的双腿分开,终於看到她最私密的地方了。嗯,她的阴毛很多,我看到了她的阴核已经勃起了,用手戳了戳,「啊…嗯…」她呻吟了一下。 我把自己的衣服跟裤子都脱下来,我的鸡巴弹了出来,看到我那直径3cm,将近20cm的鸡巴,陈晓蓉瞪大了眼睛,直盯着我的鸡巴看。 「看够了没?死婊子!」我用鸡巴打了打她的脸。 我将她抱到办公桌上,一只手对她的奶子大力的揉捏,另一只手爱抚着她的淫唇,而我的嘴当然不放过她的另一个乳头。 「啊…啊…」她闭着眼,嘴巴半开着。 「闭嘴,贱货。」我将鸡巴抵住她的淫穴,准备插入。 「不要!」她颤抖了一下,突然尖叫。 我不理会她,继续将我的鸡巴插入她的淫穴里,好不容易把龟头挤进去,却发现已经有层膜阻挡着我,「啊…好痛…」她痛到哭了出来,不断的用手推我。 「妈的,原来你还是个处女啊!」我拍了拍她的屁股,左手伸进口袋里按下录音机的开关。 「拜托你…我还是处女…不要插进来…」她已经不顾自己的身份,在我面前嚎啕大哭了起来。 「那刚好,老子还没干过处女。」我冷笑了一下,把鸡巴抽出来,她以为我要放弃了,身体往前挪想从办公桌上下来,但她很快就知道她的想法是错误的,因为下一秒我的鸡巴就大力的挺进她的小穴,用力的顶破她的处女膜,我的鸡巴顿时感到一阵温暖。 「啊!!好痛…呜…拔出来…拜托…求你不要强奸我…」她已经崩溃了,这正是我要的结果。 「你他妈的如果想要警卫冲进来看到你这副德性的话可以再大声一点。」 「呜……」她果然放低了音量,看来她还是很顾面子的。 我双手抓着她的屁股,向我这边压,身体也向前挺,鸡巴就这样整个插进她的体内,「啊!好痛…不要…」她又开始尖叫,我怕有警卫或还在学校遛达的学生听到,所以乾脆直接用嘴堵住她的唇,我的舌头在她的嘴巴里面搅动,有股甜甜的味道,她「呜…呜…」的叫着。 我的鸡巴开始在她的淫穴里抽动,从一开始小幅度的抽送,慢慢加快速度也越干越大力,每一下都退到只剩龟头在里面再狠狠的捅到最深处。 「啊…啊…啊!好奇怪的感觉…嗯…快…停…不要…啊!」我一放开她的嘴她就开始乱叫。 「死婊子,被学生干也可以这麽爽。」我继续大力的干她,老旧的办公桌发出吱吱声。 「啊…没、没有…嗯…停…停下来…啊…」她闭着眼睛,涨红着脸说。 我将她抱起来,她的手勾住我的肩膀,脚也像无尾熊一样紧紧夹住我的腰,这个姿势插的更进去了。 「啊!啊…啊…快…快一点…啊…嗯…大力…」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不停的在我身上上下扭动。 「啊…好爽啊!我干死你!这淫荡她臭婊子!被学生干也会爽的母狗!」我不停的用粗话羞辱她,而她听了也越夹越紧。 「啊!啊…嗯…嗯…我…我要尿了!」说完她的小穴就一阵痉挛,她高潮了,可我的鸡巴还硬的很。 她趴在我的肩膀上喘息着,大奶子就这样贴在我的胸膛,我又开始把弄她的奶子,「嗯…不要…不要!」她突然推开了我,跑到一旁的沙发上缩着身体。 「干!自己爽了就不管我啊?妈的老子还没玩够呢!」说完我就往她身上扑过去。 「啊!!!不要!!」她挣紮着,但她的力气终究没有我大,很快的就放弃了。 我在她身上乱亲,她的奶子被我捏成各种形状,奶头也被我咬肿了,我开始攻陷她的嘴巴,在她已经开始迷乱的时候,我把鸡巴对准她的小穴大力的插到底,疯狂的抽送,每一下都插到花心,「拜托…呜…不…嗯…要强…啊!强奸我…呜…」她已经哭到脸都纠结在一起了。 「啊…我说你很爽对吧?」我下半身的动作没有听过,而且越动越快,到最後她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一直「嗯…嗯…啊!」的叫。 大约又过了30分钟, 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射了,便开始加快速度 ,「婊子,别叫的那麽淫荡好不好?再叫下去老子就要射了。」 「不要!求…啊!求你不要射进来…我会啊!怀孕的…啊!」她听到我的话又开始反抗了。 「我要射了!!」说完我强吻了她,并把鸡巴狠狠的插到最深处,喷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。 我把沾满精液跟淫水混合物的鸡巴抽出来,用她的衣服擦乾净,便穿起了裤子,看着她坐在沙发上,眼神呆滞,身体不断颤抖着。 「不要…不要强奸我…不要…不要…不要!!!!」她突然发疯似的开始尖叫。 「臭婊子!安静一点!」我对着她咆哮。 她只是流泪而不说话,我看她精神有点恍惚,便帮她穿好衣服,想到明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课,便把她公主抱抱起来,带回我家。 连续几星期下来总是没克制的恣意内射在阴道里面,大量浓精每隔几天就往子宫里囤积,终究还是全都被我干到怀了杂种。 国文老师挺着两个月微凸的孕腹在上课,手机传来收到讯息的提示音,低头看着我传过来指令,肮脏淫乱的敏感阴道又湿润的渗着淫水。